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 彩民故事 >紫金阁官网_陈小妹支教第一天
紫金阁官网_陈小妹支教第一天
2020-01-10 15:09:48

紫金阁官网_陈小妹支教第一天

紫金阁官网,宋宝颖/制图

陈小妹望望远方的大兴安岭,像巨大的野牛起起伏伏,趴伏在地平线上。她往肩上掂掂挎包,抹一把脖子上的汗。傍晌午的日头正毒,她又累又渴,腿直发软,一提兜豆包就像一盘碾砣。

大学毕业主动申请当志愿者,支援西部,本想再苦还能苦到啥程度了,没想到分配到这样一所深山小学,听听这名字:“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狼甸子乡老鼠洼小学”,这一大拖拉字记不住,也让人一听就是个遥远的地方。

临行,陈小妹到旗里找了两张老鼠挂图,既然去老鼠洼,总会用得上;又到商店买几十个本子,哪家孩子买不起本子,送他两个。

日头正午,陈小妹远远望见一个山洼里升起几缕饮烟。她站在山梁上,俯视下面,洼北坡稀稀拉拉散布着十几幢房屋,这就是老鼠洼。陈小妹顺着羊肠小道一步一步往下走,见洼底是洪水冲刷成的沟,两丈多深,两壁立陡,一根圆木搭在沟上。沟这边,一群孩子在玩耍。陈小妹来到独“木”桥前,没法走过去。

孩子们停止玩耍,有的站着,有的跪着,有的坐着,瞪大眼睛,好奇地看着陈小妹。女孩子梳着羊角辫儿,男孩子长头发,蓬头垢面。陈小妹坐下来,歇脚。

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旧青布裤子挽到膝盖上,穿一双露脚趾头黄胶鞋,身子粗壮,宽大的脸庞,浓眉大眼,脑袋剃得光光的,汗珠子在光头上闪闪放光。他胆子挺大,走到陈小妹眼前,背着手,朝陈小妹嘻嘻笑,陈小妹觉得他不怀好意。光脑袋猛然扔进陈小妹拎兜里两个东西,退后两步依旧笑。陈小妹低头一看,妈呀,兜里有两只老鼠,一只往下钻,一只往上伸着头,尖嘴嗅什么,吓得陈小妹想扔掉拎兜,但又舍不得豆包。光脑袋满不在乎地盯着陈小妹拎兜,说:“看那家伙,吃得真欢。”

陈小妹慌乱中想,干脆把豆包分给孩子吃,抓出两个豆包塞给光脑袋孩子,光脑袋孩子抢过去豆包大咬一口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兜里的老鼠拼命往下钻,陈小妹不敢再拿豆包,把兜递给光脑袋,说:“你把老鼠拿出去,豆包你们吃吧!”

光脑袋提起拎兜往地上一倒,老鼠逃走,孩子们上来抢豆包。

孩子们吃完豆包,个个喜笑颜开,跑到一丛灌木下,搬出一根圆木,趔趔趄趄上了搭在沟上的独木桥,如走平地,两根圆木并排放好,在上面走就平安了。

陈小妹明白了,他们是故意拆掉一根,问那个光脑袋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光脑袋抹抹嘴巴,说:“陈刚。”

陈小妹和气地问光脑袋:“你知道我是干什么来的吗?”

他笑嘻嘻地说:“过路呗。”

陈小妹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是老师,来教你们的。”

陈刚眼睛一亮,扭转身,飞快跑上桥,朝村子跑,孩子们纷纷跟上,叫嚷着:“又来老师啦,又来老师啦!”

孩子们的嚷叫声把陈小妹引到了村办公室。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打电话,见陈小妹进屋,笑着点头,放下电话,伸着粗糙的大手接陈小妹的挎包,说:“嗬呀,你是飞毛腿,电话到了你就到了,看累的,坐下歇歇。”

陈小妹坐在办公桌旁的木椅子上,接过男子递过来的毛巾擦汗。他自我介绍是村主任,用一个铁丝拧成把儿的茶壶给陈小妹泡茶。

陈小妹打量屋子,一张办公桌,桌子上一部电话,炕头一卷铺盖。

村主任说:“这些孩子,从小没人教,来过几个老师,都因为孩子野性,气走了。”

村主任递给陈小妹一杯茶。陈小妹渴急了,边吹边喝,茶水往肚子里咽,心也往下沉。

见面说泄气话,村主任后悔,改了话题:“你饿了吧?看,你来得快,饭也没准备。”

陈小妹本来很饿,可是,她怎么吃得下去呢,她说先看校舍去,这是头等大事,没校舍怎么上课。

村主任沉吟一下,说:“也好,你们这些读书人,总是先想工作。”村主任把桌子上的烟袋掖进裤腰,夹起给陈小妹准备的行李头前走了。

校舍离村子约摸半里路,校舍与村子之间是草地,杂草盖过脚脖子,蚂蚱蹦跳,彩蝶飞舞。一只老鼠发现了人,在草丛里三蹿两蹿,钻进了窝。

学校是孤独的三间房,房顶长了草,没有院墙。屋子里阴凉,墙角一堆牛粪,一根扁担,一副水桶,东屋是桌椅板凳,大约是教室。村主任带陈小妹进了西屋,靠窗户一张办公桌,一张长条凳子,北面是火炕,炕下一个泥搭的火炕炉子,桌子、炕席厚厚一层尘土,屋地墙脚有几个老鼠洞,洞旁堆着扒出来的土。

村主任抱歉地说:“条件太差了,本来房子要重盖,钱也有,学生不上学,乡亲们不愿意动手。你将就住着,下来秋就重盖。”

村主任从办公桌下拽出一把落满灰尘的笤帚,打扫炕上桌子上的土,把行李放到炕上。告诉陈小妹,烧炕外屋有牛粪,吃水去村里挑。说是准备饭,走了。

剩下陈小妹一个人,感到寂寞,摸摸这儿,看看那儿,心里沉甸甸的。唉,念书时的理想、抱负,全落到了这个小屋。陈小妹坐在凳子上呆一会儿,疲乏劲上来了,爬上炕迷糊着了。似乎工夫不大,被窗户外“猫咪猫咪”的声音叫醒了。有小猫?陈小妹心一动,爬起来,忙走出门,撒目院子,却不见小猫,听到房后有脚步声,猜测是孩子们。家雀在树上吵叫,陈小妹在院子里散步,孩子们在房两边探脑袋,陈小妹一瞅他们,他们又缩没影了。一会儿,孩子们藏得不耐烦了,就在房后叫嚷、起哄,从房上甩过来土坷垃。

陈小妹忽然想起带来的老鼠挂图,高兴得深一脚浅一脚进了屋,从挎包里翻出挂图,一张是活灵活现的老鼠,一张是老鼠解剖图,陈小妹把两张图钉到房檐下,孩子们看见了嘁嘁喳喳,交头接耳。陈刚躲在房角看一会儿,先走了过来,站在挂图前看,其余的孩子也跟着围过来。陈刚惊喜地说:“呀,真老鼠!”

另一个孩子说:“看那家伙的,开膛了。”

陈刚问陈小妹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陈小妹说:“给你们看。”

陈刚又问:“你也知道老鼠?”

陈小妹说:“比你们知道的还多呢。”

陈刚说:“我不信。”

陈小妹指着挂图讲老鼠的身体构造,老鼠的危害,给他们算一笔账,一只老鼠一年吃20斤粮食,如果大山里有一万多只老鼠,一年就有几十万斤粮食让它们糟蹋了。

孩子们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愣愣地看着挂图。陈刚说:“那怎么办呢?”

陈小妹心跳起来,这些孩子看起来粗鲁,心灵却是美的,他们知道什么是好事,什么是坏事。陈小妹说:“咱们动手打老鼠。”

陈刚问:“打老鼠,你给我们什么?”

陈小妹猛然记起,旗里号召群众杀老鼠,杀得多的给予奖励,这些孩子也学来了。陈小妹进屋拿出一个学生本子,举起来说:“谁打的老鼠多,奖给他一个本子。”

孩子们长年累月不上课,家长从不给他们买这样的花皮本子。他们非常高兴,围着陈小妹又跳又笑,一个劲盯着陈小妹手里的本子,纷纷说:“说话算数,说话算数!”

陈刚带头,用小拇指抹一口唾沫,甩在地上,踩一脚,这是发誓:一百年不能悔。然后都指着陈小妹:“你的,你的。”

陈小妹真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,她还是学着孩子们的样子做一遍。

孩子们一阵胜利般的呐喊,欢呼雀跃地跳起来。

陈小妹带着孩子们来到野外。山里的野外如画,绿毯子似的草地,波浪似的山包,山雀在空中鸣叫。有时,草地里突然升到空中一只野鸡,前面蹿出一只兔子,蚂蚱不时地落到鞋上面。

天高地远,心胸开阔。孩子们像活泼的小鹿,在草地上乱蹦乱跳。真想不到,这些孩子治老鼠挺有些门道,抬水灌老鼠洞,用沙子堵塞洞,点牛粪熏老鼠洞,个个忙得汗流满面,边干边跟陈小妹说话。

“用沙子堵老鼠洞,老鼠扒洞口,沙子迷住它眼睛,它就出不来了。”

“老鼠怕烟,呛得它无处躲藏,闷死洞里。”

陈小妹给他们讲草的知识,自然的知识,书本的知识,山外的事情。

孩子们专心听陈小妹讲。

夕阳西下,孩子们累了。

陈小妹看看日头,不早了,说:“咱们该回去了,明天都去学校。今天到家,跟你们爸爸妈妈要20钱,进城领课本,还有书包用具什么的。”

孩子们都兴冲冲地拍屁股站起来跑向村庄。

陈小妹拖着步子挪到学校,沉沉地倒在炕上。

天黑了,陈小妹才想起这里长时间没人住,电线被破坏了,没有灯,这野外只有她一个人,害怕,她紧张起来。外面响起了脚步声,很重,响起了粗嗓门儿:“老师在屋吗?”

随着声音,村主任端着一个大碗,上面盖着毛巾,大步迈进来,急匆匆地说:“左等右等你不去,就着热乎吃吧!”

村主任把碗放到桌子上,点着拿来的蜡,粘在桌子上,说:“明天就找电工收拾电线。”他扯起衣襟儿抹一把脸上的汗,看看炉子,摸摸炕,打量一遍屋子,对陈小妹说:“我真感谢你,半天工夫把孩子们管教得这样,看孩子们回村儿这个吵吵,要书包,要铅笔,这些孩子先前的老师拿他们都没办法。”村主任感叹地摇摇头。

村主任从裤腰上拽下烟荷包烟袋,抽着烟,说陈小妹:“吃吧,还愣着干啥。你一个人在这儿孤单,我已经叫我家二丫头来和你做伴儿,她怕你嫌她铺盖脏,在家换被面呢;她没文化,我想借这机会让她跟你学点文化,你多教她点。”

陈小妹感到了这里人的憨厚朴实。

村主任走了,陈小妹送村主任,村主任再三劝陈小妹站下,消逝在黑夜里。陈小妹四周环顾,远山影影绰绰,野外寂静,夜鸣虫叫起来。陈小妹眼前躺着一条新踩的小路。从她决定来这儿那天起,她就做好了克服各种困难的准备。

她知道这是开始,还会有更多的困难等待着她,但是,脚下终究有这样一条小路了。

盈丰线上娱乐场

+1
作者:匿名